淫荡空姐

王眉把我领到招待所,给我吃给我喝,还洗了个舒畅的热水澡, 晚餐我吃掉一大盘子烧肉芥蓝菜然后把香蕉直塞到嗓子眼那儿才罢手, 我感到自己象个少爷肚子的问题解决了,下面的问题又出现了, 我抱住了王眉把她的衣服脱了,王眉嘴说没兴趣, 心里早想弄那种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脱掉了外衣, 乳罩剩下一条三角裤,乳房已经长得非常的丰满,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红嫩的乳头突了出来,于是我就去吸吮, 吸吮得她全身痒起来。 「你轻点吸行不行呀!吸得我好痒!」我把她按倒在床上, 王眉八字大开的躺在床上她自已用手脱掉了三角裤, 我知道她己经被我弄得控制不住了我自已又何偿不是呢, 我急急的脱光了自己大阳具翘得高高的,几乎碰到了小腹, 王眉忍不住握紧了大阳具 笑嘻嘻的道: 「你这东西怎么比以前大多了又硬得吓坏人!」「你的太大了!你看看我的洞这麽小!」说着王眉故意把腿叉开一点, 又把白嫩的臀部摇了几下我睁大了两只眼睛直瞪着看, 口中直流着口水我仔细的欣赏着她,雪白细嫩的乳房, 柳腰圆润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阴户上面, 已经长了一片长长短短的阴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 肉缝中含有许多水。 我禁不住抱着她的玉腿,用手轻轻摸那个小穴, 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痒痒的,肉洞内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的东西比先前又更硬了,我这时急得不讲话了, 提起大阳具就要向她的小穴进攻。 王眉平平的躺在床上,两腿早已叉得开开的, 我于是抽起王眉的双腿骑在她的屁股后面,大阳具对准了穴眼, 正准备进去 这时王眉一手拿着阳具道: 「亲爱的, 你不要太鲁莽慢慢的进去,我没弄过这么大的阳具, 要轻轻的别把小穴弄破了。 」「别怕,我会轻轻的插进去的,你现在握正阳具。 」「一点一点的插,不要一下子插进去,知道吗」说完后, 王眉拿着大阳具向自己的穴眼送去,小穴也痒了, 骚水流了很多阳具一送到穴口上,我感到热热滑滑的, 问道: 「对上了没有」「对上了你插进来吧!」我把屁股一压, 鸡巴向前一挺龟头上一阵热热的,又感到硬邦邦的龟头被套住了。 王眉把嘴一张轻叫道: 「哎呀!进去了, 好涨。 」于是我就趴在她身上亲吻她的脸,下边不紧不慢地动着, 我感到王眉先有点紧张大龟头放进了穴里,她的小穴虽已弄过了但还是很紧, 当我抽送了百多下时王眉就开始吞口水,越吞越多, 唿唿的急喘抱着我的颈子,双腿也向上举,于是我就改变另一种抽插方式。 先把阳具狠顶两下,又抽到穴口轻顶六七下, 我见她已经浪起来了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两下短短的只顶到穴口, 这样重三到底轻两下在穴口。 抽抽顶顶,穴也响起来了。 弄了二十多分钟,穴里已经流了许多水, 我这时死命地抽顶着身子乱摇起来,王眉的小穴用力套紧我的大阳具, 我感到大阳具也是一阵阵酥麻全身像通电似的, 王眉抱紧我又把屁股乱摇道「我完了又丢了!」我的阳具也是一酥, 精液向下直射王眉的阴精也对着龟头直射,「卜滋!卜滋!」两人同时射精了。 我倒在王眉身边休息了一下,就把阳具拔出来, 人也下来了我和王眉的小腹上毛旁边都是精水, 王眉笑道: 「你看看你身上的毛四周都是白色的乳汁, 嘻嘻…」 「还笑我你看你小穴上面的毛。 」「快去洗,要不然连床上都是。 」于是我放好了水,抱了王眉到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后两人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从上次在招待所的温存以后,我始终捞不到再与和王眉个别呆一会的机会, 说实话我现在最想的事件不是听王眉讲这讲那, 我需要于是我也不管王眉如何想,走上前去一把将王眉抱在怀里, 王眉轻轻地挣扎了两下斜了我一眼, 说: 「你这个急色鬼, 本来想好在与你的婚嫁之事确定下来前不与你干那事的, 唉没办法,你的那玩意确实太迷人。 」听王眉这麽讲,我可就放心大胆地行动了, 先将王眉的手引到我的大鸡巴那一碰到它,王眉也就迫不急待地抓住我的大鸡巴不停的套弄着。 「圣人!」曾说过,女人一旦偿过了性交的乐趣, 她就会变得比男人更想那事原来则才是在调我的味口。 这时我的双手也不空闲,一手不停的抚摸她的大乳房及奶头, 一手不停的抚摸她那迷人的阴部。 摸得我慾火高昂,我轻轻的抓起一把阴毛来。 「啊!亲爱的!轻点!拉轻点!你拉得我痛呀。 」「眉!你的阴毛现在长得好浓,好多,真迷死人了。 」「还不是你弄的,六年前我可是光板板的呀!别再乱摸乱揉了, 我心里难过!小穴里面也痒死了!快来替我止止痒。 」王眉被我摸揉得全身颤抖,手也不再套弄我的大鸡巴了, 改用拉的。 我知道她现在已进入慾火高烧,又饥渴、又空虚的情况, 需要好好的喂她一顿才能解她的饥渴,止她的痒。 这个女人呀,刚才还那麽一本正经,我需要治治好好地她, 因此我还是不紧不慢地摸着逗着她虽然此时的我亦已是慾火高烧。 「哦!哦!你真死相!我!都痒死了!你还幔吞吞的!逗个没完没了的!再不插进来!我恨起来!把你的鸡巴!扭断!。 」情急的女人,早已将温柔扔进了日本海,王眉说着, 手上加了一些力。 「呀!我的亲眉眉!别用力捏。 」这时王眉和我早已倒在床上, 俩人的衣服也不知在什麽时候已经脱光。 王眉曲缐玲珑,窈窕动人胴体,活色生香躺在床上, 肌肤雪白透红大梨似的双乳,随着娇躯颤抖震动着。 把我的心,都荡出了心窝,乌黑绒绒的阴毛, 包着小馒头的阴户。 我看得口都干了,心中跳如战鼓。 大鸡巴雄纷纷,气昂昂的愤怒着。 有如一头怒狮要发威了。 我死死地把王眉压在了下面,现在我再也不想逗弄王眉了, 我确实受不了了。 我压上这娇媚的胴体,下面大肉柱,急忙找寻王眉的桃园洞口。 王眉的桃园洞穴,淫水津津,她这时,周身上下已焰火炽热, 不自主的呻吟使劲把臀部用力住下一沈,俩人同时轻叫了一声, 当下是数千下的肉膊战战事结束,王眉就走了。 第二天,持续大雷雨。 王眉又来了,又是一个人,鬓上沾着雨珠,笔直的小腿湿漉漉, 一场大战自然是免不了了。 第二天刚好有一早班机到桂林,到达桂林, 阿眉还在见到她,我一半是内疚,一半是兴奋。 「你怎麽来了」「想你呗!」我充满信任地乘阿眉服务的航班回北京, 我在广播上客之前进了客舱阿眉给我看她们的橱房设备, 我喜欢那些亮闪光的器皿不喜欢阿眉对我说话的口气, 她在重演当年我领她上舰的情景。 「别对我神气活现的。 」我抱怨说。 「才没有呢。 」阿眉有点委屈,「过会儿我还要亲手端茶给你。 」我笑了: 「那好,现在领我去我的座位。 」「请坐,先生,提包我来帮您放上面。 」我坐下,感到很受用, 阿眉又对我说: 「你还从来没对我说过那三个字呢, 上客了。 」很多人走进客舱,阿眉只得走开去迎候他人, 我突然想了起来可那个字不能在客舱里喊呀, 阿眉在前橱房忙碌把饮料倒进一只只杯子,我不时可以看到她蓝色的身影闪动, 片刻她端托盘出来嫣然一笑,姿态优雅,使人人心情愉快, 只有我明白她那一笑是单给我的。 从桂林到北京需要二个半小时,这时我看见阿眉忙完后, 坐在后面休息我要上侧所,于是走到最后面的侧所门口, 对王眉说: 「小姐这个门怎麽打不开」脸上挂着恶作剧的笑。 「我来帮你!」阿眉也笑着,看了一眼仓里, 见没人注意于是快速地打开门,我俩跑进去, 阿眉顺手在门上挂了‘请勿打搅’的牌子里面很小, 俩人紧紧地挤在一起。 「你这坏蛋,我现在正上班呢。 」「我是客人,你必须全心全意地为我服务。 」「你这色鬼,一定要快!」于是她站了起来, 背靠着墙将裙子向上拉起,小三角裤退了下来, 双腿打了开来「快,先给我一点润滑液。 」用两手捧着我的头,慢慢的往她的黑森林靠去, 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草丛,晶莹的水珠夹杂着她的爱液在浅粉红色的桃源洞口闪闪发亮着, 一会儿只见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下腰去, 两手抓着便池的边缘回头用冶荡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臀部高耸双腿叉开,丰厚的肉唇在黑森林里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看着她修长的双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缐我的阳具举得更高了。 我回过神来,闭上了快流出口水来的嘴巴, 把我的下部往她的桃源靠去我弯下身,一只手爱抚着她丰满的乳房, 另一只手扶着小弟弟从背后靠着她桃源洞口的肉唇, 轻轻的磨了起来: 「别这样逗人家嘛!快!我受不了 也没时间了。 」蚌唇内流出的蜜汁,浸润着紫红色的龟头, 我把小弟弟轻轻的送入唇中让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 只见阿眉略昂着头臀部顶得更高了,洞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宝贝, 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我也不甘示弱,紧抓着她的腰部, 活塞式的抽插了起来她的哼声愈来愈大了,配合着撞击屁股的啪啪巨响, 和插送中的卜滋狂野的作爱交响曲在厕所内不断的回荡着, 我努力的抽插着她的蚌唇随着宝贝的进出一张一合, 蜜汁也跟着宝贝的动作沿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 我紧顶几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股热流,狂喷到阿眉的蜜洞中, 我们快快地整理好衣服偷偷地出了厕所,云层在有力, 热烈地沸腾仿佛是股被释放出的巨大的能量在奔驰﹐前挈后拥, 排山倒海我晕机了。 晚上,回到家裹,一进入房间,看见阿眉只穿了一条不能再小的红薄莎三角裤坐在床上时, 我早已迫不及待地靠坐在她身旁阿眉忙着躺了下去, 面向着我慾火如焚,眉眼如丝,我就在阿眉躺下的时刻, 双手齐来轻轻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红色薄莎三角裤, 此时一股像火般似熔岩一样磙热的烧遍我的全身, 阿眉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润的胴体,色香肉嫩那粉红的粉颊, 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及那丰满而肥大的阴户, 围绕在周围的黑色毛茸茸的阴毛。 我什麽也不管了,即压了上去,左手与阿眉的右手紧紧地握着, 阿眉慢慢地把双眼闭上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 同时我的右手却进入了阿眉的阴户上摸着。 一阵亲热以后,她轻微地颤抖着, 诗样的艺语: 「好哥哥!我那小穴真!真是!痒!痒到了极点!」阿眉呻吟的声音如鸟鸣一样的迷人, 听得叫我阵阵肉紧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来, 那性慾之火由舌尖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且兴奋不已, 只听阿眉又在浪叫着: 「真!真美啊!真!真舒服!你赶快!吸吮!我那双乳!那乳尖痒!!哼」。 当我将乳头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的口中跳动着, 真是逗人喜欢于是把阿眉吻得左腿真往上抬, 嘴上更是浪哼着: 「亲爱的!我下面!那阴户!已经受!!受不了!!你快用大鸡巴!插进去!!给我的!骚穴!!止止痒!哼!嗯!唔!」阿眉边浪叫着 身体边挺了上来好让她那痒得利害的骚穴能够接触到我的大鸡巴。 阿眉口中更形浪叫着: 「啊!亲爱的!求饶了!快插进去!不得了!」我便将阿眉的身子仰放在床上, 她两条粉红色的大腿「V」字大分,让我那根粗黑的大鸡巴便于插的更深入, 且两腿向上交叉把我的屁股夹住摇摆臀部,迎接抽送。 我边抽送,一面又用嘴去吸吮那乳头。 这使得阿眉口中狂叫: 「这样插我!实在美妙!我那阴穴里面太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好舒服!你快用力干!太美了!唔!插死我吧!快没命了!哦!美死了!太美妙了!好舒服!我要丢!要丢了!快用力!快再干两下!让我!!更痛快!哼!对!对了!丢!丢了!唔!」我那龟头被那磙热唿唿的阴精一射, 不觉精关一紧那股强而有劲的精水,亦忍不住地往外冲出来, 直喷得阿眉的小穴舒舒服服。 不过,第二天早晨,我们是从两个房间分别起床的, 我老妈一定以为我和阿眉是分开睡的阿眉除了对‘性趣’浓厚外, 还喜欢逛商店喜欢穿花衣裳,喜欢看电影,那个星期六刚好有班调机北京, 因我已不那么神经病似地天天跑首都机场所以飞机降落后, 她一人坐车到的我家正巧我扛椅子要去看电影, 问她她自然也要去,往操场走的路上,她说, 她在往北京飞来的一路上想要是我在机场里等她就好了, 可一下飞机我不在,「那是自然的。 」我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你今天会飞来。 」她不吭声,噘嘴,说北京冷,电影开映后, 她又说冷我把棉大衣脱给她,她还说冷,我说﹕「再脱我可就光膀子啦。 」「那你抱抱我。 」我左右看了看,还好,没有熟人,于是我将她抱在怀里, 外面裹着我的棉大衣。 阿眉在我怀里后,手就不安分起来, 只见她闭上双眼电影也不看了,她的手在我的身体四处肆意的游走, 一只手逗弄着我的乳头再顺着我的身体向下摸, 滑过腹部再向下,她轻轻扯着我的那些阴毛, 使我又疼又兴奋突然阿眉将头贴到我的小腹, 脸朝向我胯下我吓得要命,怕被人看到,只得将棉大衣裹裹紧, 她握住了我那根阳具先是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再用手温柔的抚弄着, 而另一只手则揉弄着我胯下的那两个肉丸子我已被她逗弄得异常兴奋, 并且开始扭动我的臀部稍后阿眉将我那草莓般的龟头含在嘴里, 并用舌头左右挑弄着我被弄得既难受又快活, 真想大声地呻吟她先将我阴茎含在嘴里,再慢慢退出, 然后再次让它深深的没入口中一直滑下喉咙, 我已经接近高潮了我快要爆炸了,阿眉就象知道我的感受是的, 加快了上下的动作我再也控制不住,我把身子用力向前挺了起来我的阴茎还在她嘴里一阵一阵的抽搐着, 射出的精液有如潮水般涌入她口里并尽可能的吞下所有的精液, 她的手指深深的掐进我腿上的肉里贪婪地吮吸着那些残馀的精液, 由于观众们均聚精会神地看电影才没有注意我的叫声 不过我还是出了一声冷汗电影放完后,她才抬起了头, 脸上红通通的。 回家的路上,阿眉一直没有讲话,可左手却紧紧地抓着我的右手, 我可以感觉可她的手心在流着汗我小声地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阿眉却嘟着嘴「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爽了,就不管我了!」呀, 原来如此!回到家老爸老妈早已进入梦乡,图此我可以直接进阿眉住的北厢房了, 一进入房间阿眉就迫不及待地自己脱掉所有衣服, 呈‘大’字状地躺在床上我快速地脱光衣服, 站到阿眉两腿之间我可以看到阿眉新鲜的粉红色花瓣中正流着涓涓细流, 原来她早已情不能禁了我举起了我那根大枪, 对准她的蜜洞之小口挺了进去。 「唔!」阿眉搂住我的脖子,后背向后挺,我用力搂住细腰, 又狠狠的挺上去一次又一次地攻击,阿眉更抱紧了我的脖子, 保持这样的姿势开始摇动屁股,一两百下的冲刺之后, 我甚感力不从心了必竞是过了三十的人了,刚刚又在阿眉嘴里放过一炮。 我将阿眉抱着起来,转了一个180度,我顺势躺了下去, 阿眉则跨骑在我的上面我的大阳具还在阿眉的蜜洞中呢。 「阿眉,你自己动。 」可是阿眉不知道该怎么办,摇头表示,她自己从来没有采取主动过。 于是我又等不及的向上挺,肉棒又深入,对她产生强烈的冲击。 这样的冲击立刻变成像会将下体融化般的美妙快感, 阿眉的身体向前倾。 我用手支撑着阿眉软绵绵的上身,就在这样的状态下, 我连续用肉棒勐冲。 阿眉一面发出呻吟,肉洞也不断夹紧。 我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肉洞里来回冲刺, 阿眉用全身的重量接受巨大肉棒的每一次冲击, 从子宫里涌出快感阿眉把自己完全投入,阿眉左右摇动丰满的屁股, 以肉棒交媾部份为中心前后左右的勐烈扭动屁股, 她咬紧红唇双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做支撑,终于让屁股上下活动, 一旦让肉棒进入到根部就慢慢抬起屁股,这时她性感的波浪接二连三的涌出, 很快就把她送到快乐的顶尖前后左右摇动雪白的屁股, 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偶尔伸出舌尖舔舔上嘴唇, 涌出的蜜液已使我的阴毛变的湿淋淋「不行了!要泄了!不要!不要!」咬紧牙关, 更用力舞动屁股。 「泄了!」阿眉的屁股突然落下,后背向后挺, 夹紧肉洞在这瞬间上身向前倒下去,我从阿眉抽搐的肉洞感觉出她已达到高潮, 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完全射出后,阿眉的肉洞仍缠住肉棒, 像是要让我一滴也不剩的紧紧夹着我们就这样相抱着一直睡到了天明。

上一篇:校花的夜晚生活 下一篇:姐姐的男朋友